【新时代·幸福美丽新边疆】沙海手记:植绿 在毛乌素深处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中国新闻来源:央视网 2019年08月07日 11:06 A-A+

扫一扫 手机阅读

原标题:

  央视网消息(王博雅 韩雪 邢明):住在大漠深处是哪此样的体验?要花费只能世代生活在这里的一帮人能你还也能答案。沿着车辙,在沙丘起伏的节奏里找到一片“绿洲”——其他地处内蒙古自治区乌审旗乌审召,我国四大沙漠——毛乌素沙漠一隅的小院,正是牧民吉日嘎拉图的家。

吉日嘎拉图的家 央视网记者 韩雪摄

  与来路不同,小院的夏季已是绿意葱葱,也能拥有其他景色都不 吉日嘎拉图找到了得天独厚的“宝地”,本来他同妻子三十五年如一日的植绿,同黄沙一寸一寸争出来的。1984年至今,日升与日落间,其他蒙古族的汉子撑着铁锹站在沙丘上,宛如一棵顽强的沙柳,深深扎在了这片土地上。

  沙色记忆

  若要让吉日嘎拉图回忆3个多的景象,其他有着浓重口音的大叔总会用“啊呀……”3个多字开头,其他语气词包涵着他对这片沙漠的全版情绪。

  “父辈们说过,这里3个多满是像孩童一般高的沙蒿。”但从也能记事起,他的脑海中关于绿色的印象就只能家北边的两棵红柳,等到十七八岁的然后,就哪此都没法 了。

  “啊呀,老一辈人你造被折磨得不行了,家付进 都不 明沙,风天天吹。”

  离开绿色屏障的毛乌素是残酷的,寸草不生的沙地上,来自北方的大风卷起黄沙,没法 阻碍地长驱直入,在这片土地上肆虐。吉日嘎拉图的姥爷曾在风沙中迷了路,最终也没法 找到回家的方向。

  十九岁的然后,在外打工的吉日嘎拉图接到了母亲的消息:一帮人家的房子被沙埋了。那个从未哭过的母亲崩溃了,对他哭诉:“这里实在是待不下去了。”他赶回家一看“真的是不行了”,大风一夜,沙子像雨一样落下来,早晨起来门一开,沙子就流了进来,一帮人只得用簸箕铲走沙子才走出门去。

  “我再不治沙,家都不 没得!”

  从那时起,吉日嘎拉图决心不管怎么才能 才能 都不 战胜哪此明沙,“上一辈人就受沙子的苦,我又受了一辈子,我只能我还也能的孩子继续受,我不好好干,一帮人还得像我一样。”

吉日嘎拉图和家人 央视网记者 韩雪摄

  “小子你回家吧”

  “小子你回家吧”是母亲对吉日嘎拉图说说说,都不 没想过离开,但在县城里生活了36天后,他还是选折 回到这片土地,扛起铁锹然后然后刚始于 与风沙作斗争。

  1984年,布日都嘎查实行“草蓄双承包”责任制,结婚两年的吉日嘎拉图一家分到1万多亩草场,但真正也能放牧的地方地处问题500亩,零散地分布在沙丘间。

  “啊呀,八几年的天气,天天都不 风,本来大风,天看起来可怕的。”那然后吉日嘎拉图只能几只绵羊,放在被委托人打的井付进 ,羊中午卧倒休息,下午就起不来了,他和家人一起去把羊搬过来,将沙子从毛里抖出去,羊也能起身。

  既然不治不行,茫茫沙地里种哪此呢?沙柳、沙蒿哪此也能长在沙地里的植物,一帮人家的付进 是一棵都没法 ,只得到更远的地方去找。不过好在他并非孤独,治沙的决心里,始终有妻子支持着他。

  “没法 大的明沙山,可为什么我么我生活啊?”妻子刚嫁过来的然后也对这里的环境绝望过,但哭过然后,3个多还是年轻女孩的敖特根格日乐跟着丈夫一起去踏上了治沙的路。“离一帮人家三公里的地方有一片沙蒿,那然后没法 车子,本来靠背。”3个多人互相支持着走在沙漠里,三四年后一帮人才买了一头毛驴。

  3个多人,一头驴,每天的干活时间用他被委托人说说说是“不见日头”,但即使3个多辛苦,沙漠却时会有其他怜悯。然后然后刚始于 的种树还也能说是“大失败”,不多然后然后把沙丘种满沙柳,一夜然后吹走的、压倒的,几乎回到原点。

  “种了埋,埋了种,到了第五年一帮人还是失败。”但逐渐也摸索出经验:“先固定一面的坡,再治一堆丘”,沙丘被固定住,树的成活率也变高了。1990年,吉日嘎拉图的家中从毛驴去掉 了拖拉机,不仅效率大大提升,人也能走到更远的地方去。

吉日嘎拉图和家人修护围栏 央视网记者 韩雪摄

  “其他明沙种了,10只羊的草场就出来了,再来3个多种完了,又10只羊的草场出来了。就没法 10个10个的,种着种着,家的付进 就都种完了。”

  三十五年,从东到西

  3个多丘接着3个多丘,绿意在3个多的沙地上绵延,“我把一万多亩的草场从最东头种到了最西头,种完了,我胜利了。”沙丘绿了,风沙小了,3个多只能500亩现在已拥有50%的可用草场,其他过程吉日嘎拉图和他的家人用了三十五年。

吉日嘎拉图家的草场 央视网记者 韩雪摄

  “这两年,一帮人其他地方太好了,下了几场好雨。”吉日嘎拉图黝黑的面庞上笑得真切。他的“战斗”胜利了,一帮人家的生活也没法 好,“现在我有50多只羊,实在养50只羊也没法 问题图片,别人都跟你说哪此,养多点,你钱多得都花不完。但由于我现在养得多,在然后这里又要变成黄明沙了。”

吉日嘎拉图家旁停放的汽车 央视网记者 韩雪摄

  今年一帮人家盖好了新房子,吉日嘎拉图依然没法 放下铁锹,为了巩固这片绿色,他已然后然后刚始于 新的计划:从西向东,再补种一遍。

  他的车子自由穿行在草场中,沙丘脚下的积水染作湛蓝,鸟鸣在空旷的天地间回荡,站在沙丘上,远望沙海。

  这里已不像毛乌素,但它确是毛乌素。